共响的小聚餐

今天中午在桥楼和部门的吃了饭。同届的来了 5 人,上一届来的人多,上上一届的来得更多。其实也算是个告别宴吧,大四的考研了,找工作了,毕业了也见不到了。

许多没有见过的生面孔,想不到会是这样一群活泼的人。我们这一届的风气就不是很好。学院方面,要求愈加苛责。原先只管稿件,现在版面也要有人签字才能付印。校团委方面的《中南之声》,取消了报纸印刷,改为电子网站。不过学期过半,还没听到什么消息,最怕的是石沉大海了,做报纸的,写文章的,看到自己耕耘的这一小块地被收走,内心是很纠结复杂的。

学院方面也要求跟紧脚步,要“与时俱进”,也着急着上马做电子版。问题是,纸质的尚且举步维艰,又何来更多的精力花在新开的这块地上呢?

扯远了,问题总会层出不穷的。吃饭中也很有趣,公公、娘娘、母后、皇上等,都放开了束缚地玩啊喝啊。我也连带着掺和了,黑色四月终于有了点阳光的心情。大四的 XT 师姐保本校研,而娘娘 WL 师兄,则是去了佛山移动。实习期是 2K 多,包吃住,转正了有 4、5K 吧。在佛山也不知道好不好过活,能毕业找到工作,相比许多即刻失业的已经好上许多了。

我的要求更低,之前初中毕业有着想去读个中专的想法,只要求吃住和千把来元钱;后来高中又想着,人都这么懒了,家里又没地,有地又没牛,有牛又没牛棚,干脆开个报刊亭,卖卖书刊杂志算了。我记得高一时,在 322,下了晚修,教室里的老蔡还在辅导女生们功课,我和振民阿滇几个胡扯海吹,我说想当图书管理员。老蔡还回头看了我一眼。我便有些后悔在老师眼里留下了不学无术,不思进取的差印象。再到莫言得了诺奖,网上人一查,他原先也是个图书管理员,而原先的某个北大的图管员,还这里跑那里拼,打下一座江山。

误打误撞读到大学,所谓的期望值也被动提升,但实在也没个准确的想法。工作什么的,确实有些遥远吧,但又似乎是那么匆匆地快要到来了。明年 9 月份,就已经是在奔波的路上。

吃完了饭,拍了照片,嘻嘻哈哈地回寝室。还在中三中四之间的,贴满了小广告的电话亭那,和部里几位八卦了许许多多事情。说到电子网站,说到某些人事,还有环境、高尔夫,轻松愉悦无禁忌。

也便想起,有时坚持是一件很难的事。今年 1 月 6 日的那些动作,给心头浇了一盆凉水。原先的微博账号,换了黑色头像,也不再发布新的内容,权当做纪念了。当理想和现实有冲突时,年轻的我们通常都很冲动,能够不顾一切地去完成内心的期许。

但是,很早前我也就明白,任何职业也不可能逃脱时代的背景。在教师里出了范跑跑,模特中有了干露露和海天盛筵的年代,悲观地看,Journalist 也仅仅是一个糊口的活儿,尽管它距离大多数人内心的想法是最近的。但它不可能脱俗。

幸而可贵的是,彷徨似乎总是青睐于青年人。不论如何,今天的话,今天的想法,都会被记住,写在博客上,留在脑海里。

最好的结局是,若干年后回头翻翻自己的博文,看到这篇关乎共响,关乎新闻,关乎理想主义的小杂念时,能够和现在的自己一样会心一笑。

叹一句当时青春正年少。

偶然看到新浪爱问的这个回答:http://iask.sina.com.cn/b/1994830.html

八年前的问题,八年前的答案。当时上网的那批人,和现在的又完全不一样了,所以我也有理由相信,以后的世界,终究会发生一些改变。希望能成为他们的一员,或者至少,见证一个新的时代开始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