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在东寨

前两天回了趟外婆家,下村“狗爹”的大姐结婚了,“兰婶”邀请村里的女人家都出席。我代表妈妈过来吃酒。

上次回来还是台风“威马逊”刚过去的第二天。当时,附近的高压电线网被倒伏的树木折断,房屋周围的树、果园的围墙倒的倒塌的塌。过去 1 个多月,折断的树枝还堆在一旁,围墙是慢慢建起来了。还好养鸡的小屋没有受损,“咕咕咕”们又开始满地跑,除了树木,原来该怎么样的,都怎么样着。

Continue reading